大唐封魔录-战神都 67、金莲封禁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笑万夫 书名:大唐封魔录
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(顶点中文)www.nieef.club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67、金莲封禁

    “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,鱼总管这么聪明的人,不会想不通吧?”

    两名高手异口同声的说道,连语气和腔调都几乎一模一样,如果不是看到他们两个人都张了嘴,还以为只是一个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哎呦,两位竟然知道晚辈的名号,惭愧惭愧,不知道二位前辈如何称呼?#20426;?br />
    鱼诺海听得出来,这两人虽然中气十足身板硬朗,像极了三四十岁的彪悍男子,其实,他们的真?#30340;?#40836;应该在六十岁开外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没有听说过咱家的名号也是正常,来而不往非礼也,你就叫我们日月双圣好了。”

    日月双圣?倒是很贴切,日与月,如影随形。不过这个名号也确?#24471;?#26377;听说过,想必是隐?#26377;?#20037;的大家名宿,被乌鸦的人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日月双圣二位前辈,晚辈失礼了。”鱼诺海说着,对二人恭恭敬敬的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懂礼数,你这后生人不错,把他们留下,你们就走吧。那天晚上,看你的功夫端的俊俏,我二人也不想折了你这青年才俊。”

    二人连番说了一通,竟依然丝毫不差,口型、语气、腔调,都是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早就引起了鱼诺海的注意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是天生异禀,还是修炼了什么奇门功夫,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军队打仗,为了提高集团军整体的作战能力,会根据攻防需求的不同,有虎翼阵、一字长蛇阵、阴阳八卦阵等种种阵法。

    江湖中人,为了将多人的力量发挥到最大,?#19981;?#26377;相应的阵法修炼,诸如五行八卦阵、北斗七星阵、少?#22336;?#34382;罗汉阵等等,五人、七人,乃至数十上百人不等。

    也有二人双修的阵法,多以情侣夫妻男女双修为主,一主阴柔,一主刚猛,配合到位的话,可以将绵密的防御和攻击的力量,发挥到极致,?#23545;?#36229;过各自单独的修为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男男、女女的修炼组合,然而攻防的配合却大致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二位老者既然号称日月双圣,大概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的意识、思维、身法,乃至每一个细微的动作,都能保持高度的一致,这样的配合状态简直是无数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,简直是完美的组合。

    与其先同这两个老怪物交手缠斗,不如先杀掉他们身后那十几个手下。更能有效保护几名俘虏的安全。

    只等那两个老怪物冲自己杀来,自己就猛然杀向他们身后。他们一定不会料到,我会冒险先杀掉那十几个人的。成功的几率会很大。

    哎呀,看今天这情形,不得不用那一招了。

    鱼诺海脑子转得飞快,双脚踩稳了马镫,随时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弹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二位前辈,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?不过是几个玩儿杂耍的而已,何必大动干戈呢?日后,晚辈一定备上薄礼,登门致谢。”

    鱼诺海依然不紧不慢,恭恭敬敬的说道,只是他的左手,早已?#37027;?#25569;住了无影刃的刀柄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后生倒?#19981;?#35828;话,不过我们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无论是死是活,我们都不会让你把他们带过去的,这一点不难想清楚,你没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也罢,那就请二位前辈恕在下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剑?#20116;?#24352;。

    鱼诺海话音?#31456;洌?#23545;峙的双方顿时杀意高涨,气?#25112;?#24352;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自?#20843;?#36335;。”日月双圣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果然,二人同时跃起,长剑一指,扑向了鱼诺海。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不好——”鱼诺海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鱼诺海见势,当即提气聚力,便要施展绝学,直取二圣身后十数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身子却如坠入流沙泥淖中一般,丝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哎呀,分毫之差,便是生死之别。鱼诺海心中又惊又恨,满腹狐疑,却只能眼巴巴望向半空中奔杀而来的日月双圣。

    噫?这两个老怪物竟也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鱼诺海不由心中一喜,看来方才自己并非中了对方的算计。

    原来这日月双圣双双跃起,?#21271;加?#35834;海杀来,殊料他们的身子竟诡异的停在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还有他们身后的十几个黑衣杀手,同样举起了机关弩,箭在弦上,却无力击发。

    日月双圣气得嘴眼歪?#20445;?#21516;样万分惊诧的望着鱼诺海。

    难以置信。这个年轻人到?#23376;?#30340;什么邪门功夫,竟完全封住了自己的行动,丝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鱼诺海嘿嘿一乐。

    他试着动了动腿脚,腿脚就像被万钧的铅坠封住了一样,动弹不得。胯下的马匹同样也是一动也不动,跟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整个身子,还有胳膊,乃至一根手指都无法挪动丝毫。

    只有眼睛和嘴巴没有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很快,日月双圣也发现了,这种招式并非鱼诺海所发——他的行动也受到了限制。

    察事厅子和乌鸦的人,僵立在那里,一个个只有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,都想马上找到暗中出手封住了自己行动的人。

    “莲花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金色的莲花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的身上怎么都结出了莲花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也?#23567;?br />
    “你身上也?#23567;?br />
    “看,快看,对面的人,身上也开着一朵朵莲花呢。”

    三十几个人,身子都不能行动,脖子也无法扭动一下,只得转着眼睛,看着前面、边上的人,身上慢慢发生着的变化。

    就在每个人的?#30446;?#20301;置,结出了一盏金色的莲花。

    金莲宝光四射,花瓣慢慢的绽开,花盏也开得越来越大,终于将整个人都包裹在金莲的光辉里。

    三十几盏金莲的光辉互相?#25104;洌?#22312;深沉的夜色里,交织出一尊更为巨大的宝莲,将所有的人,乃至整条街道都笼罩在一片祥和的金光里。

    “是哪位佛者出手?既是佛法高深的出家人,?#25105;?#22312;背后下手?#20426;?br />
    日月双圣仔细的审视着眼前的一切,希望?#39029;?#26045;法的佛者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夜空里传来一阵悠扬的梵音,伴随着美妙的梵音,响起几声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如果没听错的话,这声音来自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,然而在这清脆的孩子般的笑声里,却流露出无边的**佛力。

    “和尚无处不在,何来背后出手。”又是一阵少年佛子的清曼妙音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什么修为高深的佛者,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戏弄,对于日月双圣来说,总是挂不住面子的,二人当即有些?#24352;?br />
    可是,就在二人怒而未发之际,真真切切看到眼前一道佛影,是?#24187;?#36523;穿杏黄僧衣的少年佛子,样貌天真俊美,微笑中流露着几分赤子的童真之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娃娃——”

    日月双圣刚要说什么,却发现不仅是自己的面前,在每个人身上的金莲里,在每一片金莲的花瓣里,在整尊巨大的金色莲花的光辉里,都显现出一位穿着杏黄僧衣的佛子身影。

    ?#25226;?#20711;邪术——”

    日月双圣狠狠的骂了一句,他们以为眼前的既然是一位少年僧人,大可用激将法,使他解除封印自己行动的咒术,来一场公平的较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屹立于金光之内的每一位佛影,都在笑,所有的笑声交融在一起,宛如美妙的梵唱。

    “你这娃娃僧,笑什么?#20426;?#26085;月双圣?#24352;?#30340;问道。

    “问和尚在笑什么,不如问问自?#28023;?#20320;们到底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每一道佛影都在回答日月双圣的问话,每一道佛影都在笑,天真而又慈悲的微笑。

    日月双圣看得眼花?#26376;遙?#20998;不清眼前,身旁的,身后的,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佛者,哪一道是幻影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这娃娃僧——你——”

    日月双圣,忽然感到禁锢着自己的力量骤然加大,窒息般的压迫感传遍每一处筋络每一处骨节,甚至深入到每一节骨髓的深处。

    日月双圣终于明白了——这不是什么寻常的戏弄人的幻术,这是实实在在的力?#20426;?#21482;要这位佛者愿意,随时都可以杀掉自己的力?#20426;?br />
    当鱼诺海看到那金光中的佛影?#20445;?#24515;中喜悦自生,不禁嘿嘿,嘿嘿的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是青龙寺的惠果大师。

    “解。”

    ?#20999;?#23553;住了鱼诺海和一众小太监行动的佛影,忽然结起妙音天印,口中唱了一声咒语。

    鱼诺海顿时感到身上所受的佛力忽?#36824;?#20110;虚空,自己又可以自由行动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。”鱼诺海骑在马上,躬身恭敬致谢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每一道佛影,都发出了清脆的佛音,回应着鱼诺海。

    困住日月双圣和一帮手下的佛力,依然宏大,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二人到底是武林名宿,纵然心中有万般的羞愤,也知道再争无益,自己根本不是这名少年佛子的对手。

    被封印在半空中的日月双圣,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鱼诺海一行人,从自己的身下不疾不徐的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该死的小太监——鱼诺海,竟然扬着?#24120;?#23545;着自己咯咯咯的乐起来。

    该死的鱼诺海,该死的小太监。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神经兮兮的么?哼,我们就不信这和尚永远都会有机会出来护着你。

    日月双圣受到了极大的羞辱,便把所有的火气都憋在了鱼诺海的身上,恨不得哪天他落单了,便把他千刀万剐,万?#26143;?#20992;,总之不得好死。


超级888电子游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