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水行周-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形势

类别:历史军事 作者:米糕羊 书名:逆水行周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顶点中文)www.nieef.club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盛夏,天气炎热,然而殿内却十分凉爽,凉爽到身处其间的高建武都觉得?#34892;?#19981;敢相信:殿内并无冰鉴之类盛着冰块的器皿,怎么就那么冷呢?

    平壤冬天会下雪,夏天也颇为炎热,达官显贵们消暑时靠的是冰块,但这里用名为“空调”的装置就能实现降温,所以高建武是第一次体会到“空调”的威力。

    他之前听说过中原有“空调”,但按照描述,好像那“空调”的降温能力似乎不像现在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有疑问,但高建武还是不好发问,他身为阶下囚,来到周国国都长安等候发落,今日得周国?#23454;?#21484;见并且宴请,诚惶诚恐之际,哪里还敢问?#27425;?#21435;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宇文温,见着这个位亡国之君一脸疑问,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,于是化身讲解员,通过通事,给高建武和几位亡国宗室介绍起新式空调来。

    考虑到对方是没有见?#37117;?#31185;学素养的“土包子”,宇文温尽量用简单易懂的词汇,大概介绍了新式空调的神奇能力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制冷装置,以“硫化酒精”做制冷剂,经过一系列的操作,可以?#34892;?#38477;温。

    根据其制冷原理,既可以做成新式冰鉴(冰箱)来直?#21448;?#20912;,也可以制作冰窖用于冷藏物品,还可以装在房间里降温,将夏天的炎热挡在房外。

    高建武?#28909;?#21548;得似懂非懂,不过?#20040;?#30693;道这是一种降温装置,是“最新科技产品”。

    随后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他们投降之后,被周军软禁,然后乘船渡海,当?#26412;?#24863;受到那“机帆?#25509;么?#30340;力量。

    上岸之后,又乘坐日行千里的火车,看着车窗外飞快往后退的景色,一个个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等到了长安,被那气势宏伟的长?#19981;?#36710;站(南站)所震慑,对于周国国力之强盛有了切身体会。

    现在,见到了周国?#23454;郟?#30475;这个气色极佳的男人,心中再不敢有半点杂念。

    高建武和其他人,终于看清了形势:周国,就如同一轮红日,正是冉冉升起的时候,任何国家,都无法和这个庞然大物对抗。

    先前他们以为的依托群山对峙策略,现在想想真是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宇文温时不时和客人们?#24822;福?#36890;过通事),嘘寒问暖,态度颇为热情,虽然这些人是阶下囚,但周国会给予对方体面的待遇,就当立个榜样,让周边国家看看。

    陪同出席酒宴的,?#24418;和?#23431;文维宁,此次他作为元帅领兵出征,灭了高句丽,如今凯旋归来,当然?#37027;?#19981;错,看着一众亡国君臣,想起了先投降的渊盖苏文。

    渊盖苏文先行一步进京,得了封县公爵位,然后到益州成都做个逍遥富家翁去也,不需要和高建武?#28909;?#30896;面。

    对此,宇文维宁觉得?#34892;?#36951;憾,因为渊盖苏文去益州时,入蜀铁?#39134;形?#36890;车,所以对方没机会见识那堪称奇迹的?#25353;?#24037;程。

    不过,入蜀铁路明年年初就要建成了,宇文维宁在想等铁路通车后,一定要坐一次入蜀火车,感受一下那盘山铁路。

    “说到铁路,如今皇朝正在修河西铁路,再过五年.不,?#21738;輳?#23601;能通到敦煌。”宇文温兴致勃勃的向客人介绍起河西铁路,“届时,碛西诸国使者会经常来长安,届时你们可以多聊聊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向客人小小炫耀铁路的作用让碛西距离中原越来越近,至于对方听不得懂,无所谓。

    铁路是好东西,这?#20013;?#30340;陆地运输方式,轻松超过人力、畜力的运输极限,由此带来的形势变化,许多人都还没意识到。

    至于草原上的可汗们,大概意识到了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酒宴过后,宇文温在偏殿和儿子宇文维宁?#24822;福?#23431;文维宁方才在席间听到?#30422;?#25552;起河西铁路,提到碛西诸国,觉得朝廷接下来可能要对碛西有大动作,便打听起来。

    宇文温说:“你去年年初修完了渭水?#25239;?#37027;?#32705;?#36335;,河西铁路才开始修,预计要修五年,现在才过了一年,要对碛西有动作,还早呢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先东后西,这样?#20873;?#31283;妥,东?#22238;?#36825;边还没动静,西?#22238;?#37027;边急个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宇文维宁问:“?#30422;祝?#37027;北海铁路....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规划中的铁路,若真开始修,就等同于往东?#22238;?#21487;汗脖子上套绞索。”宇文温说到这里,笑了笑:

    ?#23736;回?#30340;新可汗,和西?#22238;?#26032;可汗如今是同病相怜,如果朝廷逼急了,他两个怕不是要‘相逢一笑泯恩仇’,共叙阿史那氏的宗亲之情,抱团取暖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?#26174;?#19968;起,也打不过官军!”宇文维宁回答,满脸都是自信。

    “是打不过,但什么时候打,有区别。”宇文温喝了一碗醒酒汤,看着儿子:“时间在我们这边,多等些时候,胜算只会越来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,朝廷要变革勋官制度,拟设议郎勋职,以此更好地激发将士们的?#20998;荊?#31561;这套制度完善了再开战,效果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?#23736;?#35199;?#22238;?#21018;换了新可汗,贵族们对其基于很高的期望,若是过了几年,发现这两位面对中原依旧束手无策,人心自然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新可汗们刚?#27425;唬?#38596;心勃勃想要改变现状,所以?#20998;?#28385;满,若是过上几年,撞得鼻青脸肿,锐气就没了,到时候朝廷再动手,效果总是会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和儿子说起东西?#22238;?#30340;新可汗,都是近年继位,从前年下半年到现在,一年多时间里,东西?#22238;?#22269;内发生了许多变故。

    西?#22238;?#30340;射匮可汗,东?#22238;?#30340;始毕可汗,前年、去年相继去世,其国内新可汗继位,如今忙于稳固权力,所以无暇搞什么小动作。

    西?#22238;?#30340;新可汗统叶护可汗,是射匮可汗的弟弟,对于周国的态度与其兄长一般,是“避而远之”,虽然周国多次邀请对方到长安做客,但都被统叶护可汗婉拒。

    东?#22238;?#30340;新可汗处罗可汗,同样是?#31181;?#24351;及,其对周国的态度,?#34892;?#24494;妙。

    周国使节在赶往草原吊唁时,就提起过?#23454;?#30340;时候,处罗可汗到长安朝见周国天子,毕竟其父启民可汗、其兄始毕可汗都到过周国,不过这位新可汗没有明确表态。

    大概是怕到了周国就走不脱,或者,意识到再这么下去,东?#22238;示?#31163;亡国越来越近,所以心中有了想法,开始防备周国。

    时间拖得越久,对于东西?#22238;?#20004;国来说越不利,西?#22238;?#33509;在和周国的交锋中吃了大亏,还可以往更西的地方迁移,往?#30343;?#30340;波斯、罗马国身上要好处,而东?#22238;?#21602;?

    和周国交战后,东?#22238;?#33509;要迁移,往东是契丹、室韦的地盘,距离辽西不算远,周军随时都会追过来。

    往西,是西?#22238;?#30340;东?#24120;?#35199;?#22238;?#37117;得往更西的地方逃,东?#22238;?#21448;怎么能往空出来的地盘走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按照“惯例”,情况不妙时往碛北(漠北草原)跑,以沙漠戈壁作为屏障,让周军鞭长莫及。

    但是碛南(漠南)会被周国“吃掉”,从此东?#22238;示?#21464;成“北?#22238;省保?#20272;计不会再回碛南了。

    宇文维宁又问:“?#30422;祝?#20182;们跑去碛北,朝廷不就正好控制碛南草原了么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可他们自己让出来,和朝廷打下来,是两回事。”宇文温说完,用手在舆图上的代?#36820;?#21306;点了点:?#23736;回?#30340;许多部落,?#35760;?#20102;瀚海贸易公司掌柜们一屁股债。”

    ?#23736;回?#30340;部落跟着可汗跑了,那叫欠债不还,恶意赖账,真是天怒人怨;可如果是朝廷把他们打跑了,那巨额债务算谁的?”

    


超级888电子游艺